|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那些穿梭在武漢街頭的司機 | 一線故事

2020-02-10 10:49 | 作者: 李佳,馬吉英

image.png

“每接送完一趟乘客,我都會給車里做一次消毒,回家之后先把衣服換掉,做好清潔之后再接觸家人。每天早出晚歸的,說家里人不擔心是假的,孩子懂事了,也知道危險,但我在部隊受的教育就是這樣,不能退縮。”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佳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被訪者

編者按:

疫情之下,每一個逆行的普通人背后,都有無數感人的故事。他們從事的雖是平凡的工作,卻帶給人們莫大的勇氣、信心和感動。

他們也有擔心,但職責所系,他們把恐懼暫時放下,奔赴一線,盡最大努力去幫助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雖然頭頂上方的烏云還未徹底散去,但在撬開的小小縫隙中,已經透出了陽光。

需要記住的名字和背影太多?!吨袊髽I家》采訪了部分在一線堅守的普通人,他們中有醫護人員、司機、超市售貨員、快遞員、社區工作人員……雖然每天都會遇上他們,平時卻很少特別關注,在疫情面前,他們的故事值得我們細細聆聽。今天刊出的是兩位一線司機師傅的口述故事。

卡車司機劉建敏:第一次看到武漢的樣子

大年初一下午,在我們卡車協會的微信群里冒出了一條信息,河南禹州一家公司要發一批衛生陶瓷用品到武漢火神山醫院,春節司機不好找,對方找到我們協會求助。

卡車協會成立三年,成員都是跑大車的司機,我自己擔任著協會魯山分會會長,平日里也經常組織大家做些公益。得知是要送到武漢的救災物資,我當時就報了名,并表示可以免費把這些貨物運送過去,2000多塊錢的油錢也由我們自己承擔。報名時候沒多想,覺得既然遇到這個事兒了,就要沖在第一線。

image.png來源:被訪者

對方當時特別感激,敲定好了事項,我和協會會長王曉偉打算當天下午就出發。

我在家一邊換衣服一邊和老婆說了情況,她當時就不同意。我常年在外跑車,家里都是老婆在照應,女兒還小,只有5個月大。家中還有六七十歲的母親,身患糖尿病也需要照顧。

但我這個人的脾氣老婆也知道,想做的事情根本攔不住,以前做公益她都會支持,但這一次她覺得很危險,想勸我不要去,她說“說句不好聽的,萬一真的被感染了,你是咱們家的頂梁柱,往后我們該怎么辦?”

我只好安慰她,我會把防護工作做好,到武漢也不下車,卸完貨就立馬回來。最后老婆沒說行,也沒說不行。顧不了那么多,我就趕緊出門了,結果當天雨夾雪,路況不太好,再加上大過年的,沒找到裝車工人,我們只能第二天再出發。

初二一早六點多,我起來準備出門,老婆一直閉著眼睛,我知道她醒了,看她眼角有淚,怕吵醒女兒,我什么也沒說,悄悄出了門。

后來老婆才告訴我,那天我走后,她一直在哭。其實我心里也不好受,感覺對不起她們,因為在外跑長途車,一年到頭我在家待的時間加起來,可能還不到一個月,好不容易春節回來能好好陪陪她們,結果這一趟出去,隔離就占了半個月,還讓她們在家擔驚受怕,挺愧疚的。

那天走得匆忙,藥店也沒開,根本買不到N95口罩,身邊的親戚朋友給我們送來十幾個一次性醫用口罩,保險起見,我倆一人戴了三層。

中午十二點,終于裝好了十三米的掛車,貨物塞得滿滿當當,加起來差不多有15噸重。武漢已經封城,等到辦好路上的通行證和其他手續,從河南出發時已經是下午三點。

路程有500多公里,進入湖北以后就發現車子很少了。我們一路很著急,想快點把物資送過去,走的時候車上裝了一瓶熱水,還帶了點火腿腸,但一路上都沒有動過,一是為了趕時間,二是盡量不想摘口罩吃東西。

以往8個多小時的路,我們只開了6個多小時就到了。途中有一輛私家車,看到我們車上掛著“萬眾一心,抗擊疫情”的橫幅,還搖下車窗對著我們豎大拇指。

image.png來源:被訪者

等到下武漢高速口時,感覺氣氛就不一樣了,關卡站著公安和醫務人員,測體溫檢查貨物,放行之后我們進了武漢市區。

以前開大車,是不允許進市區的,所以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武漢的樣子。車在空曠的大街上跑,我心里也越來越壓抑,到火神山工地還有二十多公里,只看到兩三個行人和車輛。我心想,要是我們能再早來一點就好了。

離火神山還有五六公里,勝利在望的時候,出了狀況。我們需要經過武漢的中法友誼大橋,但是大橋限高,我們的車超過了3.5米,不得已又給接貨方打電話,等了半個多小時,對方趕到之后帶著我們繞行了十多公里,終于看到了火神山。

火神山現場燈火通明,公安、交警、衛生的車都停在一邊,還有運送材料、拉渣土的車來來往往,工地上熱火朝天。但是道路卻被堵了 ,像我們這樣的大卡車根本進不去。眼看工地離我們只有幾百米卻動彈不得,情急之下我跳下車,指揮卡車倒車,掉頭走了另一條路,結果還是堵車進不去。

image.png來源:被訪者

我只好又一次下車,車上拉的都是醫院安裝洗手池、坐便的衛生陶瓷,工地急用,得趕緊找個地方卸貨。我出發前心想,到了武漢盡量不下車,但此時已經顧不了那么多,我和接貨的人打著手電筒,在附近找能通行的路。周圍在施工,地上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巴水,最后我們終于找到了一條人行通道開進了工地。

當時來了五六名工人,照這個速度,第二天才能卸完貨。我和同伴下去又幫他們把雨布之類的弄開,走之前協會叮囑我們,到了武漢少接觸少停留,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又回到車里繼續等。

雖然提著心,但還是有兩件小事讓我們覺得挺溫暖。接貨的人原本準備從指揮部給我們拿好一點的口罩,但因為繞了路,就把自己車上的一次性醫用口罩給了我們。之前戴的那三層我們也沒敢摘,又在外面套了一層。

我們當時應該是外省進去的第一輛車,有個工人卸貨時看到了車牌,隔著一兩米遠說,你們河南人特別牛!這兩天還來了一個五十多歲的河南人,專門義務在工地幫忙。我聽了這話,感覺挺自豪。

之后陸陸續續來了100多個工人,貨物終于卸完,已經是凌晨兩點多。從出發到現在,我們滴水未進,但不敢多耽擱,開始連夜往回趕。

封城出不去,工作人員一直把我們送到高速關卡,交警又做了一番登記檢查,這才出了武漢。

十幾個小時沒吃東西,再加上長途駕駛,兩個人都又累又困,堅持進了河南界內,直到看到第一個服務區,我們才稍微松了口氣。在車上睡了幾個小時,中午回到禹州,又量了一次體溫,換了口罩,高速口值班的醫生說我們不用強制隔離,但回家之后不要出門。

我們覺得還是得為家里人考慮,決定找個地方自行隔離,等安全了再回家。高速口附近的物流園有我們協會的一間辦公室,只有二三十平米,我們倆人輪流睡床和沙發。

同伴的愛人送來了廚具和食材,沒見面,放下東西就走了。他也覺得有些對不住家里,孩子同學的家長聽說他剛從武漢回來,還是有些緊張,后來和大家解釋了情況,也就能理解他了。

現在我們每天都消毒、量體溫,身體狀況挺好的。后來幾天,我們協會又有司機報名,拉了兩車物資送到武漢,等隔離期結束,如果武漢有需要,我還會再去。

滴滴司機何木華:說家里人不擔心是假的,但我不能退縮

兩個多月前,我剛來武漢開滴滴,沒想到這次疫情能做一點事情。

我老家在湖北咸寧,離武漢有200多公里,之前因為開貨車,腳受了傷,在家養了一陣后,我就來武漢找工作??吹骄W上招滴滴司機,我就去應聘了,公司給配車,一個月跑得勤快一點收入還可以。

image.png來源:被訪者

一開始大家對疫情沒什么防范,直到封城時,感覺問題好像有點嚴重了。臘月二十九那天,接到我們經理電話,說滴滴要在武漢組建車隊,招募志愿者司機,免費服務社區老百姓,我聽了之后馬上要求報名。經理問我怕不怕,我說我在部隊當過三年兵,能吃苦,這個時候根本不會怕。

掛了電話后不放心,我又給經理打了幾個電話,讓他一定把我報上去。當天晚上回家我才告訴家里人,老大已經讀中學了,還是能理解支持我這樣做的。

當時公司在武漢招募了1300多名師傅,我被分到了武漢武昌區的崇仁社區。我想,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一定要做好。從我家到社區有20多公里,每天早晨六七點,我就出門趕到小區門口,等著接送乘客。

因為封城,公交停運,滴滴公也暫停了出租車和網約車服務,我們就守在小區門口,等居委會調度。大多數時候,都是為生活不便的居民提供免費的上門送餐、送菜、送藥等服務,還有接送一些非發熱疾病的居民緊急就醫。

image.png來源:被訪者

接送的居民中老年人居多,有的去醫院是做透析,也有的是去拿藥。把乘客送到醫院之后,我就找個人少好停車的地方等著,對方出來時會給我打電話,我再把他們安全送回家。

有的醫院在武昌,也有時候要跑十幾公里送到漢口的醫院,每次送過去之后,他們在里面排隊做治療,我們不能離開。人多時,要在外面等一個多鐘頭。老人們對我們還挺客氣的,每次坐完車都表達感謝,還說要買東西給我,我覺得這些都是司機應該做的。

如果事情不多,晚上六七點就能下班回家。但也遇到過緊急情況,有一天半夜快兩點,我接到居委會主任的電話,讓我趕緊送一臺呼吸機到醫院。我當時一邊起來穿衣服,一邊往外跑。人命關天的事情,我不敢耽誤,就想以最快速度送過去。從我取貨的地方到醫院有30幾公里,我開得蠻快,車上機器一直說超速了,我當時實在急得不得了,沒辦法了,開了二三十分鐘就送到了。

結果第二天,有人加我微信,我才知道有一位父親病得很嚴重,兒子在外地回不來,弄了一臺呼吸機希望能趕緊給父親送過去。呼吸機救了他父親一命,為了感謝我,他還發了紅包,我也不能要對吧,畢竟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只知道分配給我的任務,就要最快最好地完成。

危險的情況不是沒有。一次我在路上開車,有個人在路邊招手,我當時猶豫了一下,把車停下了。一般我們只接送自己服務片區的乘客,并且是通過居委會安排的才可以,否則你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發熱病人,到處亂跑的話,害自己也會害別人。所以那天半路送人,我其實心里也沒底,不知道他發不發熱,有沒有這個病,但人家在路上等了幾個小時,要是不送,心里又覺得過意不去,就還是讓他上車了。

現在車緊張,我最多一天能接送六七趟,我也巴不得多給別人提供些方便,但有的時候使不上力。像我服務的社區,前幾天都只有兩輛車,好多時候精力根本分不過來。

我也接送過醫護人員上班,他們可以在滴滴上下單,但兩百臺車也有不夠用的時候,著急的話我們也會接送。下車時,醫生會說你們辛苦了,我告訴他,你們才辛苦,真的有奉獻精神。

image.png

來源:被訪者

車上我通常也不會和乘客聊太多,雖然都戴著口罩,但為了安全,還是少交流好。每接送完一趟乘客,我都會給車里做一次消毒,回家之后先把衣服換掉,做好清潔之后再接觸家人。每天早出晚歸的,說家里人不擔心是假的,孩子懂事了,也知道危險,但我在部隊受的教育就是這樣,不能退縮。

從過年到現在我們一直沒休息,除夕也在工作,公司現在有補貼,生活倒是足夠了。但我每天心里還是壓著一塊大石頭,誰都想讓疫情快一點過去。孩子們來武漢兩個月了,到時候希望能帶他們出門轉轉,也好看看這座城市原本該有的樣子。

疫情對你的企業影響有多大?你采取了哪些措施?希望得到哪些政策扶持?《中國企業家》在線調查,希望得到您的真實反饋。點擊下圖,填寫問卷↓

。END 。制作:陳睿雅  審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