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關鍵的“2月10日”:疫情下的中國出口企業即將迎來大考

2020-02-10 09:21 | 作者: 張弘,米娜

image.png

目前主要的影響是在海運方面,海關為國內有關醫療物資器械的進口全部開綠色通道,而其他貨物運輸情況卻不容樂觀,“下星期從上海港口到美國的船,幾乎全都取消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張弘編輯|米娜

頭圖插畫|肖麗

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宣布,中國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簡稱“PHEIC”)。

消息一出,江蘇南通爾昕木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孫明如立即和美國、俄羅斯的客戶一起開了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視頻會議,他擔心今年年前簽下的訂單可能會被取消。

“他們(客戶)很擔心正月十五后我們不能正常復工,畢竟所有的交貨時間都延遲了一周。”擔憂之余,孫明如讓銷售部門趕緊統計訂單延遲可能會帶來的損失。“現在都是我直接跟客戶溝通,以前我大概一兩個月才會跟客戶通個電話,正常情況下根本不用我去溝通訂單。”

受疫情影響,不少進出口企業延遲開工,這可能導致國際貿易訂單交貨延遲。境外的客戶又因國內企業延遲履約會主張撤銷訂單,進而對我國進出口貿易尤其是出口產生影響,同時也波及了國際整個航運業。

“目前我國的出口貿易主要受制于國內企業的生產、運輸能力,以及開工時間。”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對《中國企業家》表示,這些影響皆因疫情所致,這給企業帶來了一種短期擔憂,但目前什么時候復工仍然充滿了不確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我國進出口貿易的重要省份,2019年前11個月湖北省的進出口貿易額為3543.5億元,同比增長11.5%,超過了2018年全年總額,進出口貿易增速位列全國第8、進口增速居全國第5。

“湖北民營外貿企業受損較為嚴重,但具體情況尚待公布”,國家信息中心中經網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稱,湖北進出口貿易和國家經濟發展戰略方向十分吻合,過去幾年一直表現不錯。

從復工到訂單穩定,至少需要

一到兩個月

“我最擔心的是當地的家居產業園區內2000多員工能否如期返工?他們一半來自外地,大多數來自武漢,跟我們工廠相關的有300多人。”孫明如不斷統計評估相關情況,以提前做好相關疫情防護工作。

至于假期延長,員工薪水是否如期發放,孫明如認為,這不足以給他的公司帶來現金問題。“一家企業,如果不能提前保證工人一到兩個月的薪水,就會有危機,要知道現金流狀況會對公司的利潤產生很大影響。”

孫明如在家居行業做了25年,2006年創建自己的公司。他說,此次疫情令原本穩步發展的公司突然踩了一腳“急剎車”。

除了維護來自美國、俄羅斯的老客戶關系,孫明如還不斷地給公司中高管打氣——“今天上午我跟管理團隊開會,跟他們說這次疫情不足以致命,即使兩個月不開工,公司完全有能力養活300多人。只要盡快復工,我們全力以赴投入生產,訂單很快就能搶出來。”

好消息是,海外客戶暫時表示不會取消訂單。“但再延遲,后續訂單還會不會下,我心里也沒底。”孫明如表示。

令他稍微安心的是,盡管美國客戶的交貨可能會延遲一周左右,但公司在美國有倉庫,每個倉庫大概有500萬美金的應急庫存,屆時可先補給當地客戶。

他說,當下保命要緊,業務只能盡力而為。

焦慮的不只有孫明如。江蘇奧美麗實業有限公司也有近300名員工,其中20%員工來自云貴等外省。由于員工返程推遲、生產延后,客戶更加著急。

“客戶擔心,常打電話來問我們什么時候復工,什么時候交貨,我們預估大概10天后?,F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可能會失去假期客戶拿到的一些訂單。”董事長張大兵說,春節假期前,公司就已安排300萬美元的訂單,初五他就發動銷售人員在家中與境外重要客戶不間斷聯系,“如果10天后可以復工,客戶還能接受,如果再往后延遲,就不好說了。”

按照往年慣例,在春節假期之后運輸行業也會進入一個淡季。受疫情影響,春節假期再延長3天,部分地區包括浙江、江蘇、上海、廣東等將假期再延長10天。而這些都是中國進出口貿易最活躍的地區,受此影響,多數沿海的制造業工廠面臨著延遲長達一周左右的開工時間,出口貨量將減少。

“這使得原本年后正常的航運淡季進入更淡的狀態。”華威貨運(中國)有限公司業務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目前主要的影響是在海運方面,海關為國內有關醫療物資器械的進口全部開綠色通道,而其他貨物運輸情況卻不容樂觀,“下星期從上海昂口到美國的船,幾乎全都取消了。”

中國郵輪運輸市場在2020年開年就表現不利。數據顯示,共計有8艘郵輪(合計25000張床位)取消了原定于1月底至2月初由中國母港出港的船期,占全球郵輪運力的4.1%。上述華威貨運相關負責人進一步解釋稱,本來一些國內工廠要正常走貨,而年后多數船廠本來在正月十五陸續返工,現在短期復工時間受到疫情影響,出現招工困難和趕工情況,船也抽調班次,工人不能正常進行作業。“一些工廠原先定的2月10號左右走的船,現在沒辦法駛離,工廠也主動退關取消了運程。另外船一旦無法裝滿,船東也不愿意跑。”

此次疫情被列為PHEIC后,根據《國際衛生條例(2005)》,其他國家也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目前全球有不少國家已對來自中國或靠泊中國的船舶以及船員、貨物,實施了較為嚴格的管控措施。

《中國企業家》根據公開信息粗略統計,從2月1日至今,美國、新加坡、澳大利亞、菲律賓等國家對從中國抵達該國的船舶實施嚴格檢疫措施。特別是如果有船員出現發燒等疑似癥狀,據悉船舶更是將被特別對待,甚至有可能被取消掛靠港口。

美國是對疫情采取行動最迅速的國家。一位美國大豆貿易商告訴《中國企業家》,中國疫情被列為PHEIC后,美國第一時間宣布進入了緊急狀態,針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貿易多數停止。根據航運企業提供的來自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安全通告顯示,美國方面要求14天內到過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除外)的船舶和船員,如船員沒有生病,船舶可靠泊美國港口,但船員必須留在船上,除非需要進行特殊活動。

前述華威貨運負責人稱,一般從中國港口駛離到美國??康拇?,需要16天左右的時間才能到達港口,所以基本上船員在船上就度過了14天的隔離期。而空運方面會受到的影響更大,“航空貨運本來就是目前重要的轉運急貨物資方式,如果美國對空運也出要求,這些急貨可能比較麻煩一些。”目前已有46家外國航空公司宣布暫停往來中國大陸的航班,而為滿足特殊時期旅客出入境和物資國際運輸需求,民航局要求國內各航空公司在考慮市場需求取消部分航班的同時,除對方國家實施航行限制措施外,要確保通航國家不斷航。

與此同時,中國疫情被列為“PHEIC”后,國內相關部門和機構先后發布應援舉措。多個貿促會及地方貿促機構相繼發布公告稱,若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影響,導致無法如期履行或不能履行國際貿易合同的,企業可向當地貿促會申請辦理相關事實性證明,以獲取相關援助。

2月3日,據中國港口協會消息,廣州港股份有限公司、上港集團、寧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江蘇省港口集團、山東省港口集團等18家港口企業陸續發布疫情期間堆存費用優惠措施,針對春節假期期間進港的進出口集裝箱重箱,延長免費堆存期。

朱幼平認為,如果企業能夠在一周內兌現訂單交付的話,或許能規避影響和減少損失,但從復工到訂單穩定,企業可能至少需要一到兩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正常運作。

關鍵的“2月10日”

1月27日,為了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國務院宣布延長春節假期,隨后各地政府紛紛跟進,很多省市將復工的時間定為“2月10日(下周一)”。目前距2月10日正式復工已經剩下不到三天時間,國內各企業紛紛宣布自己的復工計劃,而一些出口機電類產品的企業備受關注。

富士康在中國的多家工廠已被告知2月10日前不能開始生產。據路透社報道,如果富士康中國工廠的停工狀況再延期一周,其可能會受到重大生產影響。更有消息稱iPhone的供貨可能會中斷。不過也有消息稱,疫情對富士康迄今的影響“相對較小”,考慮到目前部分產能已轉移到墨西哥、越南和印度等國,如果中國區2月10日能夠復工,“加班趕工還是可以補上的”。富士康母公司日前表示,預計仍能夠如期在中國各地開始生產。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31.54萬億元,比2018年增長3.4%。其中,出口17.23萬億元,增長5%;進口14.31萬億元,增長1.6%。

如果從出口品類方面來看,機電類產品出口10.06萬億元,占58.4%;紡織服裝等7大類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3.31萬億元,占19.2%。

目前業界普遍認為,紡織、機電等品類的出口業務在短期內或會受到疫情一定影響,尤其是以勞動密集型為主的制造業。

從出口主體看,2019年民營企業進出口13.48萬億元,增長11.4%,占我國外貿總值的42.7%,僅出口就占到51.9%,民營企業已成為我國出口第一大主體。

目前除了防控疫情,進出口企業究竟應該如何應對?趙慶明認為,對于國內出口企業而言,目前首先要做的是維護好客戶關系,取得境外客戶的理解和支持,這也是最主要的。

不過,丟訂單也并非不可能。一旦境外客戶可能因國內企業延遲履約而主張撤銷訂單,企業又應如何應對?朱幼平稱,這種情況下中國企業要充分研究和利用國際貿易規則中的一些條款來減少企業的損失,而是否能夠避免相關損失,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國內疫情是否構成導致合同無法按時履行的“不可抗力”。

在這一問題上,世衛組織關于PHEIC的決定可能為中國企業主張“不可抗力”提供理由。但“不可抗力”主張能否最終成立,還取決于買賣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條款如何書寫,以及買賣雙方約定的適用法律對“不可抗力”有無定義。

為幫助企業維護合法權益、減少經濟損失,2月5日,商務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幫助外貿企業應對疫情克服困難減少損失的通知》稱,商務部指導紡織、輕工、五礦、食土、機電、醫保等六家商會,全力做好出具不可抗力證明、法律咨詢、參展協調、供需對接等相關服務。其中包括各商會將協助有需求的企業,無償出具因疫情導致未能按時履約交貨的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以及針對因疫情引發的相關貿易限制措施,為企業提供必要的法律和信息服務等。

接下來,企業應聚焦生產計劃的應急調整。趙慶明分析稱,2月10日這個時間復工后,制造業企業可能會迎來一個生產的高潮期。企業可以通過加班加點來趕進度,通過增加員工獎金的方式提高勞動生產率來趕訂單。如果能夠趕回來,或許能夠減少損失和影響。

扶持政策給了企業緩沖期

趙慶明表示,企業目前遭遇的困境只是短期的,放在整個經濟發展長周期來看,如果疫情在全球范圍內擴散的速度得到控制,總體影響不會太大。

朱幼平則認為,當前國家應出臺一些利于企業貸款的政策,讓企業得到更強的緩沖期。比如在疫情期內可以減免企業的一些出口稅,包括社保減免等,這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減少出口企業的負擔。他還提出,企業要密切關注疫情的動態變化,做好管理協調和規劃,做更精細化的管理。“主要是規避心理成本,當企業無法正常供貨時,不要過度恐慌。”

對于張大兵來說,目前境外訂單未受影響,對方也沒拒收貨物,但倘若疫情在2月底之前尚不能控制住,就有可能影響到企業的正常生產和生活,當然也包括美國市場對中國的看法,“之前因為中美貿易戰涉及關稅問題,一些客戶已經在尋找新的供貨商,這次無疑有點‘雪上加霜’”。

接下來出口企業的發展主要取決于疫情的控制情況,朱幼平表示,“如果疫情在一周或者10天內能夠達到一個拐點,影響會相對較小”。

對于2020年,孫明如相信公司能夠實現盈利。“先需要半年左右,把虧損先填平。今年利潤肯定不能比往年,但有4到6個月是盈利的就可以了。”

據了解,每年年初對整個制造業來說都屬于淡季。受中美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成功簽訂的影響,今年進出口訂單出現了積極向好的局面。但疫情一爆發,加上春節期間延長,“很多訂單其實是在下降的,需求也在下降,對于進出口企業來說,利潤確實是在下滑的。”孫明如表示。

盡管如此,孫明如對中國制造業仍然充滿信心。他認為今年下半年,從6月份到12月份,中國制造業的業務量肯定會有一個快速的回升,盡管受疫情影響,但今年中國制造業總體出口情況下降不會太大。

疫情對你的企業影響有多大?你采取了哪些措施?希望得到哪些政策扶持?《中國企業家》在線調查,希望得到您的真實反饋。點擊下圖,填寫問卷↓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任穎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