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圖解 | 疫情之下的2000萬返京人潮

2020-02-06 14:46 | 作者: 高歡歡,石姿

image.png

平安,是此刻比什么都重要的信號。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編輯|石姿

圖片來源|被訪者

每年的春運都被譽為“人類最大規模的遷徙”,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響之下,今年的春運不同往日。

比如,這一年的返京潮比以往來得要遲一些。受疫情影響,北京春節假期延長至2月9日,各企業可以靈活安排工作。鐵路部門的數據顯示,不少旅客都推遲了返京計劃,客流量下降了近7成。

1月28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接受采訪時表示,預計這次疫情會在未來一周或十天左右達到高峰。北京、上海、深圳等超大城市面臨大量的人口返城,更需要嚴陣以待。

根據預測,2020年春運期間,鐵路、民航和公路省際預計進出京客運量達4573.4萬人次,同比增長2.9%。這意味著,返程高峰期間,北京各個運輸部門將可能在短短幾天之內面對2000多萬人次返京人群的高壓。

《中國企業家》在這場2000萬返京人潮大軍中選取了幾個縮影,通過他們捕捉到的這些鏡頭,可以部分記錄下今年返京潮的微觀真實。

嚴防死守的回京之路

小蔡 (1月29日 高鐵 湖南-北京)

1月29日,我登上了返京的高鐵。

截止到1月29日0時,我的老家湖南衡陽確診了17例新型肺炎,重癥4例。湖南全省確診221例,重癥38例。

車站客流相比去年下降了不少。乘客們都戴著各色口罩,面容緊張。高鐵站入口有兩位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安檢過后有專人對每個進站的乘客進行紅外測溫。▼

image.png

候車室里,幾乎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孩子們被口罩隔離的眼神依舊那么無邪。▼

image.png

候車室的公告顯示,1月25日-2月17日,G1134(廣州南-武漢)、G1140(武漢-廣州南)停運。從1月25日到2月25日的時間跨度內,共計60班涉及武漢往返和經停的高鐵停運。▼

image.png

上車后,車廂大多是空的,高鐵啟動時車廂里只有5個人。此后每一站有零星的乘客上車。每個人似乎都很安靜,零食垃圾、紙屑也少了。盡管如此,保潔員來回拖了三遍地,消毒水味道很重。▼

image.png

不到兩個半小時,經過長沙南、岳陽東兩站之后,高鐵到達武漢站,停車9分鐘。車站空無一人,除了乘務員的背影。▼

image.png

武漢站沒有人上車,唯一下車的是一家三口,其中有一個5歲的小男孩。他們是武漢人,從長沙上車,1月15日從武漢出去旅游,21日到了長沙。作為一家之主的男人一直在和乘務員溝通:“我要回家。我們在武漢封城之前就出去休假了,按照14天隔離觀察來看,我們都很健康。”乘務員上報列車長后,協商同意讓他們一家下車。

中國人有句俗話——哪兒都不如家好。希望這一家一切順利。

張萌(1月30日 高鐵 山西-北京)

1月30日,家鄉路口臨時封閉,高速等重要關卡需要登記、量體溫這些臨時增加的流程,所以我比預定的計劃提前兩個多小時出門。高速路口無論大小車都必須停車接受登記、體溫測量,體溫正常才能放行。▼

image.png

到達高鐵站后,廣場有針對疫情臨時搭建的簡易房,醒目地掛著“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的橫幅。車站的工作人員也都全副武裝,身穿防護服,戴著口罩。▼

image.png

image.png

廣場上,人比往年少了很多。相較于室內候車室,很多人選擇室外,空氣流暢,每個人都保持著很大的距離,大都行色匆匆,心照不宣,鮮有交流,似乎臉上都在寫著:“安全第一”。屋檐上懸掛的簇新紅燈籠,也在提醒大家,這是一個特殊的春節。▼

image.png

經過一天奔波,我終于到達北京西站。由于是夜里,這條通往地鐵的路,往常摩肩接踵,此刻卻無比空曠,仿若另一個平行時空的北京西站。▼

image.png

涌向地鐵的乘客們也都謹小慎微,車上有個人小咳嗽了一下,他旁邊的位置馬上就空了,離他很遠,甚至還有乘客干脆換到了其他車廂。

李平 (1月31日 高鐵 河南-北京)

毫不夸張地說,這次我的回(買)京(票)之路可以說是峰回路轉(囧)。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