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重磅!疫情如何影響經濟

2020-02-03 15:02 | 作者: 何振紅 來源:《中國企業家》

0301m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萬建民 編輯|何振紅

圖片來源|中企圖庫

編者按:

今天是春節假期延長后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很多地方企業仍在停產停工,人們在關心疫情的同時開始關注:此次疫情到底會如何影響中國經濟?各行各業的損失有多大?企業遇到了哪些困難?如何自救?政府會出臺哪些幫扶政策?經濟活力何時得以修復?

《中國企業家》將推出“疫情如何影響經濟”系列報道,通過扎實的采訪、翔實的數據和獨到的觀察來回答這些疑問,也希望讀者朋友們踴躍留言,向我們反映企業的真實狀況和心聲,為我們提供報道線索。今天推出的是第一篇,敬請關注。

“武漢一個小小的病毒,相當于10個原子彈的威力。”泰康保險集團董事長陳東升說,此次疫情影響面之大超乎想象,武漢一只“蝴蝶”扇動翅膀,引起了全世界的震動。

1月31日凌晨,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不建議限制貿易和人員流動。“現在,全球不合作是不可能的,抗擊疫情也需要全球合作。”陳東升說。但顯然,疫情的蔓延給中國與世界的經濟交往暫時蒙上了一層陰影。

除了疫情本身,人們開始擔心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突如其來的疫情造成湖北多地“封城”,全國延長春節假期,各地企業延后開工,旅游、餐飲、交通、娛樂等線下消費陷入停滯。生產經營停擺,收入和現金流中斷,受沖擊最大的中小企業能否扛過去?服務業首當其沖,制造業又會受到多大沖擊?被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全球產業鏈、進出口貿易會受到多大影響?本就面臨較大下行壓力的中國經濟,遭受此次疫情,會不會進入下行通道,甚至動搖根本?

答案,寫在我們與疫情的戰斗里,也寫在每一位企業家的行動里。

線下服務業和中小企業首當其沖

取消!取消!取消!

這個春節,絕大部分餐廳經理最忙的是處理預訂客戶的退款。1月20日之后,疫情形勢急轉,原先已經預訂滿的餐廳,紛紛接到取消用餐的退單。整個春節,人們取消聚餐,居家隔離,餐飲業一片蕭條,一些餐廳甚至把庫存的食材拿出來擺攤銷售。

不僅是餐飲,航空、旅游、娛樂、零售等嚴重依賴線下的服務業都受到嚴重打擊,收入幾乎是斷崖式下跌。2019年春節黃金周,全國零售和餐飲業實現銷售額10050億元,旅游業收入5139億元。2020年春節假期10天,消費幾乎停擺,零售和餐飲業收入銳減,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共發送旅客比上年同期下降近73%,旅游相關行業陷入冰凍狀態。專家估算,僅零售、餐飲和旅游市場的直接損失就超過1萬億元。

“中小企業將會面臨巨大沖擊,尤其是那些現金流不好、經營不穩健的中小企業將遭遇嚴峻挑戰。”北京大學國發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教授說,很多中小企業的現金流可能僅能保證兩三個月的運行,現在一些行業基本停滯,沒有收入和現金流,而房租、利息、人員成本等必須支出,企業如果不能及時調整、壓縮成本,很可能就倒閉了。

在全國60多個城市擁有400多家西貝莜面村的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春節期間全國門店基本停業,只保留部分外賣業務,2萬多名員工待業,若疫情在短期內得不到控制,公司賬上現金撐不過3個月。

恒大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在一份報告中進一步指出,經營中斷可能導致訂單合同違約、資金周轉困難,部分體量較小、抗風險能力較弱的中小微企業面臨破產倒閉的困境,風險還可能沿著供應鏈和擔保鏈上下及橫向傳導,引發局部性危機。

中小企業困境的背后,是就業和民生面臨的挑戰。餐飲、娛樂、旅游等線下服務行業,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這些崗位實行彈性薪酬和計件工資的比例相當高。若中小企業大量裁員乃至倒閉,將對就業和居民收入造成嚴重影響。

當然,我們也要看到,一是疫情影響肯定是暫時的,疫情結束后餐飲、娛樂、旅游等相關行業在短時間內就能恢復。二是當前受到直接影響最嚴重的主要是線下服務業,受疫情影響,部分線下需求轉向線上,將進一步提升線上消費比重。線上服務雖然也受到物流配送等影響,但總體影響不大。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消費品零售總額411649億元,其中網上消費零售額106324億元,占25.8%。

“支持中小企業最有效的辦法,一是減稅降負、讓利于民,同時在稅費征繳等環節‘手稍微松一松’,放水養魚;二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發揮更大作用,抓緊出臺針對中小企業的差別性降息等政策。”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說,還希望一些有條件的大企業能像萬達那樣,免除商戶一定時間內的租金,“有時候小企業就差那一兩個月的租金”。

國務院各部委反應迅速,出臺扶持政策,對沖疫情影響。2月1日,央行、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五部委出臺金融支持政策,要求通過適當下調貸款利率、增加信用貸款和中長期貸款等方式,支持相關企業戰勝疫情災害影響;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行業,以及有發展前景但受疫情影響暫遇困難的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2月2日,財政部又發布通知,要求對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貸款給予財政貼息支持,加大對受疫情影響個人和企業的創業擔保貸款貼息支持力度,優化對受疫情影響企業的融資擔保服務。2月2日下午,央行宣布2月3日開市首日開展1.2萬億元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投放資金,確保流動性充足供應;2月3日,央行又下調7天期和14天期逆回購利率10個基點。隨著各種扶持政策陸續到位,相信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可以得到較大程度消弭。

“一些缺乏整體考慮的政策可能會讓中小企業雪上加霜”,陳春花認為,疫情防控必須是統一行動,但與企業生產相關的,要盡可能交給企業自主決定,給企業一個相對寬松、有序的經營環境。比如有些地方要求企業延后開工,員工在家工作,也要支付兩倍工資,增加了企業負擔,就屬于缺乏整體考慮。在當前形勢下,全社會要相互體諒,幫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否則,企業倒閉了,員工利益會受到更大傷害。

對制造業的影響取決于時間

疫情的影響從服務業延伸到制造業已經不可避免。

首先是制造業成本上升。和2003年非典不同,這次疫情爆發在春節假期,國家延長假期,企業停工停產,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等地已經宣布,非必要行業停工到2月9日,湖北地區則進一步延長春節假期。工人返工延遲,房地產、基建、工業生產都將受到嚴重影響,因停工停產造成的人工成本、房租成本、庫存成本都會上升。“停工停產對各行業都會造成影響,雖然每個行業影響不一樣,但損失一定是一個非常大的量,后續影響還有待觀察。”陳春花說。

當然也要看到,由于農民工返城晚、招工難等原因,往年大量制造業企業也都在元宵節后才開工。按照目前各地公布的情況來看,除了湖北地區,元宵節后大部分地區都可以開工復業。樂觀估計,如果疫情防控不出意外,延長假期、停工停產的實際影響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

其次是國際市場可能受阻。疫情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后,人們對進出口貿易的擔憂進一步加劇。世界衛生組織雖然 “不建議限制貿易和人員流動”,但隨后多個國家發布旅游警示,關閉與中國接壤邊境,部分取消與中國的往來航班,甚至限制14天內到過中國的非本國公民入境,中國與世界經濟交流的物理聯系不可避免地受到阻隔。

對制造業最直接的影響是貨物貿易出口。出口的背后是哪些行業?分析2019年貨物貿易出口數據不難發現,機電類產品、勞動密集型產品、民營企業是三大關鍵詞:2019年,全國貨物貿易出口額17.23萬億元。其中機電類產品出口10.06萬億元,占58.4%;紡織服裝等7大類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3.31萬億元,占19.2%。機電類產品中,電器及電子產品出口4.63萬億元;機械設備出口2.87萬億元。從出口主體來看,民營企業出口占比51.9%,已成為出口第一大主體。上述行業短期內市場可能受到影響。

除了出口,可能受到影響的還有全球供應鏈。武漢“封城”后,芯片產業就開始聚焦武漢三大晶圓廠長江存儲、武漢新芯、武漢弘芯的運營情況,三家企業如果停產,將嚴重影響全球最缺貨的三大芯片供給狀況。如果疫情持續蔓延,類似擔憂會擴散到更多領域。一些國家采取關閉邊境、拒絕中國人入境、取消航班等措施,也使得部分在產業鏈上依賴進口設備和配件的產業,都將受到影響。即使在國內市場,因為疫情防控限制物流、人流流動,也會讓不少企業的供應鏈遭到挑戰。

“中國的經濟結構中,已經有很大一塊是直接參與全球競爭的。”陳春花分析說,全球貿易受阻,將會對很多產業造成影響,甚至可能因此改變競爭格局,而“中國制造”正是中國在全球市場最具競爭力的品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日前就拋出了中國疫情“有助于制造業回流美國”的冷血言論,正說明了制造業面臨的嚴峻挑戰。

當然,更值得關注的,是市場信心受到沖擊,波及經濟。“信心是影響市場的重要因素,無論是一開始對疫情的恐慌,還是接下去因為對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產生的信心波動,對市場的沖擊都非常大。”陳春花說,疫情面前,每一個市場主體都會根據自己的預期來調整經濟行為,這種預期是偏樂觀、偏理性還是偏悲觀,造成的影響都會有所不同。

疫情對制造業影響到底有多大,關鍵取決于何時能控制疫情。應該看到,當前疫情防控措施堅強有力,火神山醫院投入使用,湖北集中收治和隔離“四類人員”,治愈人數超過死亡病例……人們的信心在逐步恢復。樂觀估計,元宵節后各地全面復工,疫情在10天到兩周內得到有效控制,則影響有限。因此,當前的重中之重,仍是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短期影響嚴重,不必擔心長期趨勢

分析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人們很容易與17年前的非典疫情來比較。

“不能簡單地跟非典的影響做比較,因為經濟結構發生了巨大變化,規??偭恳呀浽诓煌考?,經濟發展的質量也不一樣。”陳春花說。

簡單來看幾組數據的對比。2003年,中國GDP總量13.6萬億元,2019年的GDP總量已經超過99萬億元。2003年,服務業占GDP比重為39%,2019年,服務業占比已經接近60%。經濟規模上的巨大差異,決定了抗擊風險的能力完全不同。經濟結構上的變化,則要兩分來看:一是經濟結構更優化,抗風險能力更強;二是服務業占GDP比重提升,看似服務業受沖擊,對經濟影響也大,但還應該看到服務業內部的結構。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線上服務業已占相當比例,而這一塊受影響較少,甚至部分線上服務大幅增長。

也有人看到不樂觀的一面。2003年,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不久,正在分享經濟全球化的紅利,經濟處于兩位數高速增長期。如今,我們面對的國際形勢更加復雜,民粹主義導致經濟全球化遭遇嚴峻挑戰,我國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經濟杠桿率相比2003年大大上升,經濟需求總體偏弱。不同的國際環境,不同的發展趨勢,面臨的風險和挑戰也不一樣,企業和居民的直觀感受更不相同。

不過,應該看到,最根本的因素是我國經濟的抗風險能力已今非昔比。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經濟已經形成了相對完整和內生性較好的經濟結構,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工業體系完備;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具有強大的市場潛力。十八大以來我國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新發展理念引領高質量發展,經濟質量穩步提升。長期來看,中國經濟的韌性不會改變。

陳東升則從企業家的視角提出了一個相對感性的觀察角度:中國的民營企業在這次抗擊疫情中表現出強大的動員能力,企業家群體更加成熟、更有擔當,在恢復經濟增長的過程中,在國家的強力動員下,民營企業會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此次疫情爆發后,民營企業第一時間響應,快速馳援武漢,讓人們看到了民企動員和配置資源的強大能力。1月21日,泰康保險集團第一個向武漢市醫護人員捐了保險,并推出 “泰康愛心保”公益保險計劃,隨后設立1億元基金,資助基礎衛生體系建設和流行病的防治體系建設。阿里巴巴設立10億元專項基金,從海內外直接采購醫療物資,利用菜鳥物流體系,定點送往武漢及湖北的醫院。復星集團整合全球供應鏈,采購醫療戰略物資支援武漢?;鹕裆结t院迅速建成的奇跡背后,可以列出一長串民營企業的名單:新希望、美的、邁瑞醫療、聯影醫療……截至1月31日,據不完全統計,企業捐款超過120億元。

和17年前相比,民營經濟的力量明顯壯大,對經濟發展貢獻的已是公眾耳熟能詳的“56789”。中國經濟治理結構中,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市場力量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同時,黨中央、國務院在疫情發生后,采取果斷措施抗擊疫情,引導群眾保持客觀理性,利用“看得見的手”密集出臺一系列穩定經濟和精準幫扶企業的政策措施。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場“無形之手”在中國特有的制度優勢下匯聚成合力,使得中國經濟具備了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

疫情造成的短期影響雖然巨大,但整體來看,不會動搖中國經濟的根本,陳東升堅信這一點。他在給員工的信中說道,“非典的時候,我們一兩個月業務基本停滯。半年不開張,公司就會關門。今天與17年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我們實力強大,同時互聯網的發展帶來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變化,完全可以抵御今天的災難。”

陳春花同樣認同這個判斷。“大災大難面前,我們看到國家強大的動員和組織能力,看到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社會力量的快速行動能力,這讓我們有理由對中國經濟的未來充滿信心。” 

應該看到市場的積極變化和挑戰

面對疫情的沖擊,企業該如何應對?

“不確定的是環境,確定的是自己。”陳春花說,在危機來臨的時候,應該強調人的作用,重視人的主觀努力,強調企業自身的能力,而非環境的約束。她提醒企業家,應該“堅定自我發展的信心”“進化應對而非預測判斷”“挑戰極限式地降低成本”。

挑戰無疑是巨大的,尤其是眼下擺在面前的各種現實困難——疫情能否如我們所愿盡快得到控制?受沖擊嚴重的旅游等線下服務業能否避免局部危機?脆弱的中小企業能否扛過市場冰凍期?生產恢復后市場需求和信心能否同步激活?投資能否在最短時間內恢復?國際環境能否快速改善?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步伐會不會受到影響……未來還有諸多不確定性在等待著我們。

當然,每次危機都會帶來巨大的變革,也給商業帶來改變的契機。2003年非典,阿里巴巴在公司被隔離、全員居家辦公的情況下推出淘寶,京東也在彼時被迫轉型線上商城,這開啟了中國的電子商務時代。此次疫情,一定也會帶來一些影響深遠的改變,企業家在看到挑戰的同時,也應該敏銳地關注到市場的積極變化。

消費場景加速向線上轉型。此次疫情,春節檔院線票房慘淡,徐崢的《囧媽》突然改為線上收看,開了中國電影業先河,也給了傳統電影行業當頭一棒。教育培訓行業同樣全力向線上轉型,電商、短視頻、游戲、知識付費、線上辦公軟件等迎來流量高峰。每一個行業都應該思考,有沒有可能把線下的消費場景搬到線上。

服務業基于新技術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此次疫情,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大公司迅速開發出大數據尋人、查找附近發熱門診、線上就診等服務,這些都有可能在疫情過后形成新的商業模式。傳統零售業遭受重創,人們對盒馬、每日優鮮等新零售有了更深切的理解。未來,無人零售、無人餐飲、無人機配送等興起,與新零售相關的各種配送平臺、上門服務平臺、同城物流等都有機會崛起。

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大大提速。富士康已經在深圳、成都、鄭州、太原等地運行了6座熄燈工廠,包括精密機構件加工工廠、智能刀具加工工廠、精密組裝、測試及包裝工廠等。這些熄燈工廠人力節省了88%,效率提升了2.5倍,在疫情面前,它最大的優勢是不用擔心工人不能及時返工。經過近幾年的轉型發展,互聯網、數字化技術在傳統產業的應用已經非常普遍,可以預見,這次疫情將大大縮短傳統產業尤其是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的過程。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將再次迎來爆發式增長,而制造業的發展質量也將發生質變,智能工廠、熄燈工廠普及步伐加快,這將是“中國制造”的又一次重大變革。

疫情過后,人們會形成一些新的生活方式和認知,必然帶來相關產業和行業加快調整,這其中蘊含著巨大的機遇。抓住這些機遇,企業就能迎來新一輪發展。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下载